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聯系我們
網站首頁 公司簡介 企業榮譽 產品展示 銷售網絡 生產設備 工程案例 聯系我們
企業簡介
資質榮譽
生產設備
在線留言

安徽天徽電氣技術有限公司
電話:0551-65338364
傳真:0551-65360574
地址:合肥市******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合歡路16號
Email:[email protected]
網址:www.szwuno.tw

新聞中心
日本電力工業及其市場化改革狀況
日本電力工業及其市場化改革狀況
【作者/來自】網站管理員 【發表時間】2016-5-3 【點擊次數】892
****節背景與花絮

  正當中國電力體制改革的路徑之爭如火如荼之際,2000年12月中旬爆發并綿延至2001年的美國加州電力危機對改革進程發生了較大的影響。中國的電力改革是以歐美為效仿對象的,加州電力危機一出,“打破壟斷”的聲音弱了許多。加州電力危機使國內電力業內的人士意識到,在電力領域進行市場化改革要承擔很高的風險:一旦改革方案的設計出現漏洞,后果將難以想象。

  2001年1月,我收到國電公司的正式邀請函,大致意思是說鑒于1998年以來我給國電公司制作的幾個方案受到了國電公司方面的一致好評,因此根據國電公司領導的指示,擬邀請我以國電公司顧問的身份參加國電公司電力代表團訪問日美德三國,考察其電力發展和改革情況,以供中國電力改革借鑒,希望我能夠繼續參與電力體制改革。

  坦率地說,接到這一邀請我還是覺得有點突然,因為當時國電公司將被拆分的呼聲不絕于耳,但國電公司執著地按照自己“四步走”戰略推進電力改革的思路并沒有停下來,為此我深受感動,欣然接受。與我同時受到邀請的還有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產業經濟部的馮飛副部長。這個代表團的領隊是國電公司體改辦陳飛虎主任,代表團成員除了馮飛和我之外還有郭國川(國電調度中心副總工程師)、解松凌(華北電力集團總經理助理)、陳全(國電公司國際合作部處長)、郭丁平(國電公司辦公廳副處長)、丁一鷗(國電公司國際部翻譯)。

  這次出國考察從2001年3月12日起到2001年4月1日結束,將近20天的時間里我們詳細考察了日美德三國的電力工業及其市場化改革的狀況。這三個國家是世界上經濟最發達的三個國家,在電力工業的改革和發展上也是各有特點,并沒有一個統一的模式。考察帶給我的****感受就是,各國必須根據自己的國情,沿著市場化的發展方向來探索自己的電力改革發展模式。國際電力改革****的普世真理就是沒有普世模式,認識到這一點會使我們的電力改革少走許多彎路。

  這次電力考察對我的電力改革觀的形成非常重要。實際上使我更加堅信不疑我在2001年之前制作的一些電力改革方案,同時也對我后來在國電公司拆分過程中一系列文章的觀點和拆分方式中的思路起到了巨大的作用,因為這是我****次系統地考察國外最典型的市場經濟國家的電力改革的歷程和模式。盡管這次考察已過去了十幾年,但是今天回想起來,很多考察細節我仍記憶猶新。

  這次電力考察的****站是日本,接待我們的是日本國家電源開發公司。他們介紹的電力體制改革給我印象最深的是“手拉手”和“面對面”兩個電改新詞。

  “手拉手”說的是日本是一個一次能源極度匱乏的狹長四分型島國(由北海道、本州、九州和四國組成),不存在像中國一樣的一次能源分布和電力能源負荷中心分布不均衡的現實環境。所有的一次能源如煤炭、石油都要靠海洋運輸,運在哪里,哪里就就地發電、就地負荷,并不需要全國強聯網,有的僅是“手拉手”的區域網弱連接,因此日本基本上是發輸配售縱向功能一體化的區域電力和電網模式。而“面對面”則是指日本大用戶和廠商直接見面走過場的電力售電模式改革。2000年前后,對中國人來說,日本的電價極高,大約比當時的中國電價高出2~3倍,亟須電力改革。但日本的電力改革是走過場。我印象最深的是當時日本朋友在介紹日本電力改革時,僅是拿大藏省的一座辦公樓和一所中學做大用戶和廠商“面對面”的電改試點說事。

  而在美國,我印象最深的則是當時正鬧加州電力危機。加州政府每天因電價補貼負債都以十億美元的速度遞增,面臨破產的邊緣。加州電力危機的爆發有多重原因,其中有氣候干旱的偶然因素作用,但最重要的還是改革方案設計的缺陷,美國的電網被以橫切方式分成了四個獨立電網,由于加州電網是一個完全封閉的區域電網,以致危機爆發時,其他電網救助不及。幾乎與此同時,國內的“西電東送”計劃在廣東受阻,聯網的必要性再次引起改革者關注。在考察期間,我目睹了加州電力危機給美國社會帶來的巨大經濟損失,因缺電而怠工的工廠、破產的企業和失業的工人到處都是。前任戴維斯州長雖然能帶來全州的富裕,卻一招不慎,因為破碎式電力改革而斷送了自己的仕途,缺乏安全感的美國人迫切需要一個鐵腕代言人來解決加州的矛盾,可以說是加州危機造就了施瓦辛格。

  在對位于加州首府薩克拉門托的加州獨立系統運行機構ISO(IndependentSystemOperator)和電力管制機構的訪談中,給我印象最深的則是一位美國朋友的悲哀之言:“市場經濟可以包治他人百病,卻唯獨治不了市場經濟自己的病。”這讓我對電力作為國民經濟****產業的安全性和重要性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并堅定了我對于“全國聯網”對中國電力工業重要性的認識。

  在華盛頓,世界著名投行雷曼兄弟高級顧問、前美國能源部部長施萊辛格所說的城與城、國與國之間城市基礎設施一體化是國際經濟一體化的重要條件和必然選擇,以及他認為由于落基山脈的阻斷,美國西部和中東部沒有實現全國聯網,而這是難以對加州電力危機施予救援的重要原因,這一提法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亞特蘭大,當看到電力交易所居然跟股票交易所一模一樣,簡直令我震撼。電力居然可以是最重要的金融商品之一。

  在德國,易昂公司(E.ON)作為德國****的電力公司之一,不僅經營電力產品,還經營城市供水以及天然氣,這種城市公用產品供應商一體化的模式也更使我頓悟到我國國網公司今后的發展模式。在廠網分開后,完全可以朝著水電氣熱、電力及電訊網絡供應商的模式發展。在德國期間,我們****次感受到了德國大公司的會所文化。我們考察德國的****站就是拜訪由八大電力公司組成的德意志聯網協會(DVG),幾乎會所的所有會員都來參加了我們的歡迎晚宴。德國朋友的發言詼諧幽默,在介紹電力公司情況時還提到他們家庭的情況和售電公司經常變換的情況,原來他們并不受家庭用電和售電公司必然聯系的束縛,我頭一次聽到原來家庭和私人用戶可以像買電話卡那樣去買不同公司的用電卡,而不同售電公司之間的競價售卡會使消費者深受其益。

  而在這次與國電公司代表團成員一起相處的將近20天的時間里,也確實有不少令人難忘的故事。

  故事之一——我差點沒堅持下來。代表團中五位來自國電公司的同志非常****,尤其是陳飛虎和郭國川。飛虎是一位電力改革方面的專家,他自始至終參與了國電公司五年的改革全過程,最熟悉電改情況,也是我在國電五年間接觸最多的國電人。郭國川則是電網調度、結算和技術方面的專家。我把他稱作電網“活字典”。他二人性格迥異,國川是性格開朗、隨和,無論對電網的技術、調度還是財務結算,都非常精通,可以說是國電系統數一數二的青年才俊,在我們代表團與外方的學術交流中,許多我們搞不懂的難題,通常都由他解答。而飛虎的性格表面上看則是內向、嚴肅,經常會擺出團長的風度來。他是一個十分認真的工作狂,對領導交代的任務不打折扣,忠誠可靠,不跟人“套近乎”,在飛虎的安排下,我們除了工作就是工作,日程安排得滿滿的。而在與外方的座談交流中,他經常“壓制”我提問的積極性,從在日本****次座談開始,由于我和他關注日本電力改革的角度不一樣,他每次連五分鐘提問的時間都不給我,我這個顧問成了“只顧不問”,那我怎么受得了呢?于是我給他提了意見,可他那表情真的很難讓我看出他是接受了我的意見還是拒絕了我的意見,總之是起色不大。于是我打算日本訪問一結束就回國,倒是陳全這位兄長耐心做我的思想工作,估計他也做了飛虎的工作,加上郭國川的才華和解松凌女士的魅力,我才沒有半途而歸。也多虧如此,我和飛虎后來成為了朋友,回國后我們還聚了好幾次。

  故事之二——“黃色幽默不僅是生產力,還是凝聚力”。俗話說,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我們從****站日本飛到了第二站美國,一個小的人事變化是陳全處長兼日文翻譯回國了,而在舊金山我們一下飛機,迎接我們的是雷曼兄弟公司中國首席代表莎菲女士。因為我們在美國逗留的八天里,整個訪問和接待工作都是由世界著名投行雷曼兄弟公司安排的。

  為什么是雷曼兄弟公司做這次安排呢?因為在2000年前后,中國國企改革走上了股份制融資上市之路。無論是石油、石化還是電力、電訊都是海外股改融資上市****概念的股票,因此國際最著名的外國投行都緊緊盯住了中國這些大型的從事基礎壟斷行業的企業的融資和上市,而電網無論從其壟斷規模性還是效益穩定性來看,都是一塊投行爭奪的“大肥肉”,因此外國投行紛紛來和國電公司建立金融合作關系。例如,我經常見到的瑞銀華寶公司就是長期跟蹤中國電網上市的投行之一。如果國電公司的領導去歐洲考察資本市場情況,這家公司是一定要接待的。而到美國考察電力和金融情況,在當時與高盛公司和雷曼兄弟公司則聯系較多。

  沙菲女士就是代表雷曼兄弟公司全程陪同我們進行電力和金融考察的。值得一提的是,沙菲女士美麗大方,熱情奔放,協調能力極強,不僅與我們代表團的解松凌女士談得來,代表團的每一位男士也都喜歡她。每天緊張的工作之余,大家最放松的時刻就是吃晚飯前一起說笑話,幽默一把。由于大家都是“過來人”,當然幽默中也不乏“帶顏色的”,而此時內向的飛虎團長居然也會變成了外向性格,不茍言笑的面孔變得陽光燦爛。直到今天,我對飛虎同志給大家出的一道既能證明沙菲大方也能證明飛虎聰明的謎語仍難以忘懷,記得沙菲****天接待我們的晚餐上,飛虎舉著筷子神秘地說:“長腿男人,打一食物名。”所有人面面相覷回答不上來,他只好自己破了謎底,“蛋糕”;大家剛剛反應過來嬉笑之時,沙菲女士已聯想出了第二條謎語:“長腿非洲男人”,飛虎則****個搶答:“巧克力蛋糕”。

  一天的疲累在“顏色幽默”中悄然逝去,晚飯后大家回到房間又去整理白天的考察和調研筆記,為回國后的考察報告做準備。大家似乎都感受到了“顏色幽默”是生產力的普世真理,每當此時我就忘了飛虎在考察調研中對我的“壓抑”,我和飛虎變得默契和諧了,不僅后來在國外相處的日子里,而且回國后在代表團成員工作和友誼的重聚中,我們都成了好朋友。這讓我真正感受到黃色幽默不僅是生產力,而且還是凝聚力。在本書付梓出版之際,我獲知飛虎已經成為國電的當家人了。于是我開始猶豫是否要刪去這一段,以保留飛虎的“高大全”形象,但是仔細考慮之后還是決定留下這段文字,因為這更加彰顯了飛虎的平易近人,也讓他的形象不再刻板。——作者

  故事之三——能充分證明我與電力不解情緣的夏威夷巧遇。在近20天的三國訪問中,我們****的休息項目就是由于在****站日本和第二站美國的飛行途中趕上了一個周末,我們在夏威夷島經停休息了兩天,而這短暫的兩天卻由于代表團的一個“偶然”使我與自己在石景山發電廠相識,但已分手近20年的初戀女友不期而遇。任何看似偶然發生的事件都有其必然發生的規律,人們們常常不解為何我的電力情結如此濃重,這一情結對我的電力改革觀有形無形地在產生著影響。我相信無論是本書中被我“批評”的人,還是在電力改革進程中批評我的人,看了這個故事都會對我多一些包容和理解。

  第二節分割體制下的日本電力

  2001年3月12日,我們代表團正式開始了國外電力考察之行。****站是日本,我們在日本逗留了五天,沒有安排任何娛樂和休息。在這五天中,接待我們的是日本國家電源開發公司(ElectricPowerDevelopmentCompany,EPDC)。

  在日本,我們首先聽取了日本國家電源開發公司國際部負責人介紹了日本電力改革與發展以及該公司的情況,并參觀了中控室,還向該公司企劃部咨詢了有關電力體制改革方面的問題。隨后我們拜訪了日本電力的主管部門——經濟產業省(這個部門在2001年以前叫通商產業省),了解了日本電力體制改革情況,并參觀了日本中央供電聯絡所和日本電氣事業聯合會等單位。

  在此期間,為了進一步了解日本的電力體制,我們還專門拜訪了九大電力公司中的中部電力公司以及九州電力公司。通過對這些機構和公司的拜訪和考察,我們對日本的電力體制有了深入的了解。

一、 日本的電力產業結構

  日本的模式是多家電力公司按地區分別壟斷。在實行電力自由化改革之前,日本的電力體制沿襲自二戰盟軍最高司令部在1951年下達的一個命令——將日本列島(不包括沖繩地區)分為九大區域,分別指定一家企業承擔發、輸、配、售業務,這奠定了目前日本九大電力各自垂直一體化壟斷運營的基礎。這九大電力公司分別為北海道、東北、東京、北陸、中部、關西、中國、四國以及九州。1972年,沖繩電力公司成為日本第十家電力公司。這十家電力公司皆為私營的上市股份公司,管理體制上實行總分公司形式。

  1952年,為了推動電源建設,政府和九大電力公司投資成立了國家電源開發公司,負責大型水電站和火電廠的建設和運行;1955年,九大電力公司和電源開發公司又共同投資建立了日本原子能發電公司(JapaneseAtomicPowerCompany,JAPC),負責核電站的建設和運行。國家電源開發公司EPDC和原子能發電公司JAPC的裝機容量均在200萬千瓦以上。此外,日本還有一些縣營電力公司和發電公司,有點像中國的縣級農電公司。

  為了實現全國范圍內的聯網運行,1958年日本成立了由九大電力公司組成的類似于中國中電聯的“中央電力協議會”,主要負責各公司間的運行協調工作和研究共同發展計劃,并下設“中央給電聯絡指令所”。該部門如同中國的電力調度中心,主要負責跨地區的電力調度工作。除中央協議會外,電力協議會還設有東部、中部和西部三個地區協議會。

  管理電業的政府部門是經濟產業省資源能源廳,類似于中國發改委,主要是依據電力事業法負責頒發電廠建設許可證,制定電力管理規章和制度,審批電價調整方案,協調燃料供應和電力平衡問題等。

二、 日本電力自由化改革

  由于日本地價昂貴,一次能源依靠進口,加上國際匯率的影響,這些因素相疊加造成日本電力成本過高,與國外的電價差距過大,日本電價在OECD國家中是最高的。

  1994年,日本國內以企業界為代表要求解決電力成本過高和縮小國內外電價差距。在全球各國電力改革潮流的影響下,日本經濟產業省資源能源廳開始嘗試電力自由化改革,主要是通過引入競爭,放松管制,降低電價。

  隨著電力自由化改革的啟動,日本的能源政策也隨之發生了變化,在“3個E”,即EnergySecurity(確保安全的能源供給)、EnvironmentalProtection(環境保護)和EconomicGrowth(經濟的持續成長)的基礎上增加了第4個“E”,即Efficiency(提高效率)。

  總體來看,日本的自由化改革首先于1995年12月在發電側實施了躉售(批發)自由化改革;之后又于2000年3月在售電側確定了零售供電的參與條件,并進一步實施了對用戶的零售自由化。

  日本從發電側和售電側入手啟動電力自由化改革對我后來提出要在中國進行“放開兩邊,管住中間”的電力市場化改革和中國應當組建售電公司有很大的啟發。日本的改革措施包括以下幾個具體的方面:

  (1)發電側的自由化改革主要是指發電市場的躉售自由化,起始于日本《電力事業法》的首次修改。1995年,日本首次修訂了1964年頒布的《電力事業法》,并于1996年1月1日正式生效。其主要內容包括:放開發電側市場,引入獨立發電商(IndependentPowerProvider,IPP);在電力批發市場引入競價機制。具體的措施有以下兩點:

  ①引進獨立發電商IPP,增加發電側競爭。電力公司對新建電源項目,須通過招標的方式籌措電源。該招標制度必須滿足以下四個條件:****,參加投標的電源是指在7年以內開始運行的中小規模的火力電源;第二,供電規模超過1000千瓦,供電期間在10年以上或者供電規模超過10萬千瓦,供電期間在5年以上;第三,電力公司招標時,提示上限價格(可回避原價);第四,電價等其他供電條件事后須呈報通產大臣。電力公司對IPP所生產的電源須按照合同規定實行全部躉售。原則上獨立發電商IPP不能供電給特定規模電力企業(PowerProducerandSupplier,PPS),這一限制一直到2012年1月經濟產業省才予以放寬。此外,獨立發電商IPP也不能直接供電給用戶。

  實際上,日本的獨立發電商IPP主要是有經營自家用發電廠經驗的大企業比如煉銅、煉油企業投資的,主要是因為日本獨立發電商IPP的建設資金是由母公司籌資或擔保籌資的,而大企業有現成的土地可供建廠、資信等級高,因而可以獲得相對優惠的融資條件。

  ②放寬對獨立發電商IPP利用電力公司的輸電線向其他電力公司送電的“躉售上網”的限制。規定獨立發電商IPP可以利用電力公司的輸電線向其他電力公司送電,只需支付大約為2.7日元/千瓦時的過網費。若電力公司不恰當地拒絕躉售上網的申請,通產大臣有權命令上網。

  (2)售電側的自由化改革。1999年,日本出臺了第二次修訂的《電力事業法》,并于2000年3月21日正式實施,由此開始了售電側的自由化改革。這主要包括兩個方面的改革:零售供電和用戶的零售自由化。

  ①在零售供電方面,主要是設立特定電力企業。其規定,擁有能夠滿足供電地點用電需求的發、輸、配電等設備并能提供比負責該區域供電的電力公司更好質量服務的“特定電力企業”可獲得通產大臣的批準,對某一“特定的供電地點”負有供電義務,而電力公司不再對該地點負有供電義務,但當因設備原因電力不足時,可根據獲得通產大臣認可的“補充供電合同”由區域電力公司提供備用電力。

  ②用戶的零售自由化改革主要是指大宗用戶可按自己的意愿選擇供電商。大宗用戶是指從電力公司的特高壓線路受電,并在1個用電地點(1座建筑物或1個廠區內,也可以是相鄰的幾家工廠、業務關聯性較高的區域)所使用的****電力原則上為2000千瓦以上的用戶,但沖繩是從電力公司的60千伏以上的輸電線路售電的用戶。這些用戶的用電需求定義為“特定規模需求”,約是10家電力公司售電量總額的30%。

  為了增加售電側的競爭,與客戶的“特定規模需求”相對應,日本設立了“特定規模電力企業”PPS(PowerProducerandSupplier),也就是我們通常所認為的“電力零售商”,從事電力零售業務,與電力公司競爭,爭取終端客戶。自由化用戶可以自由選擇電力公司或者電力零售商向其供電。

  特定規模電力企業PPS主要是擁有自備電廠的鋼鐵企業、石化企業等大型企業,其電源籌措只有少量自供,主要來自外購。特定規模電力企業PPS可以向10大電力公司購電,也可以購買自備電廠剩余電量。

  特定規模電力企業PPS無自己的電網,因此需要利用電力公司的電網向自由化用戶供電,這是它與特定電力公司的一個區別。為了保證電力公司和特定規模電力企業PPS在零售市場上的平等競爭,日本制定了上網托送制度,即要求電力公司以過網稅的形式擬定過網費并呈報給通產大臣。過網費由各電力公司自行設定,要保證收回必要的成本,同時又使所有公司公平使用輸電線路。

  實際上,獨立發電商IPP與特定規模電力企業PPS有很大的區別,如表6-1所示。

  除此之外,日本還有一類電力實體,即企業自備電廠,其電源主要供自己使用,剩余電源可以賣給10大電力公司,也可以賣給PPS。但企業自備電廠出售電源沒有采用競標形式,而是通過簽訂合同進行的。

  改革后,日本形成了6大電力實體,包括電力公司(10個)、電力批發公司(EPDC、JAPC)、獨立發電商(IPP)、特定規模電力企業(PPS)、特定電力企業以及企業自備電廠。日本改革前后的電力體系對比如圖6-1所示。

三、 日本電力考察隨想

  對于日本的電力考察,我感觸最深的有兩點:****,日本的全國聯網只為事故時相互支援,是一種“手拉手”的弱連接。日本現有九大電力公司,雖然形成了全國聯網(沖繩除外),但其聯絡僅限于發生事故時手拉手支援,并未從形成統一電力市場的角度去考慮。這是因為日本發電燃料的95%都是依靠進口,而日本的電源主要分布在沿海地區,運輸條件相似,各地區間的資源稟賦差異不大,這樣的能源資源狀況決定了日本不需要全國聯網配置資源,各區域間的聯網主要為事故支援和互為備用,沒有跨區域大規模送電的意圖,僅是在彼此困難時給予友誼幫助。與此同時,日本全國九大電力公司的最終用戶消費電價基本相似,都在20日元左右,折合人民幣1.4~1.5元/度電之間。所以,我們一方面可以看到,日本四個島嶼之間雖已實現聯網,但跨島之間、跨電力公司的聯絡線之間僅是30萬千瓦左右的容量,他們從來就沒從把日本作為全國統一電力市場的角度考慮全國聯網,僅是九大電力公司在協商基礎上畫地為牢,彼此在困難時給予友誼支援。

  第二,日本電力體制改革僅僅是“走過場”,流于形勢,并沒有實質性的變革,改革進程非常緩慢。日本雖然實行了電力市場自由化改革,但其只是在發電側和售電側分別引入了獨立發電廠和一些特定規模電力企業,同時由于日本人骨子里認為全國聯網未必一定要形成一個全國統一的電網公司,其現有的九大電力公司體制非常好,因而九大電力公司垂直壟斷的大格局根本難以打破。所以其本身決定了從2000年3月21日開始進行電力體制改革,允許新的競爭者進入電力市場,但僅僅是做樣子而已,從某種意義上說,不論從市場化還是從與國際發達國家“廠網分開”的大趨勢看,日本電力工業體制的改革僅僅流于形勢。

  就發電側來說,獨立發電商參與競標的只有300萬千瓦,只占日本全國總裝機容量2.53億千瓦的1%;從售電側來看,即使日本的經濟產業省采用強制措施推進電力市場開放,拿出銷售電量的30%作為開放市場中用戶自由選擇供電商的比例,但只有2%~3%的用戶更換了供電商。三菱商社子公司“寶石電力”屬于特定規模電力企業,2000年雖獲得了13個合同,但總容量只有6萬千瓦。大用戶的范圍也非常小,經濟產業省僅以大藏省(類似于中國財政部)的一座辦公大樓和一所中學作為試點。此外,直接供電給電力用戶的特定電力企業開始也只有兩家。

  因此,日本電力體制改革僅僅流于形式,并沒有實質性變革。

  其結論是:****,日本全國聯網,但采用九大公司體制,它想說明的是全國聯網未必一定要形成一個全國統一的電網公司。第二,日本的電力體制在九大公司分制的條件下沒有改革沖動,僅僅出于應付,以拿出很少比例作為新規引入電力競爭者的姿態,其實其骨子里認為現有九大電力公司體制非常好。第三,在日本九大電力公司民營化的體制下,其推進改革進程中由于沒有一個統一的意志,比中國國電公司體制改革的推進還要艱難。第四,本次調研我們發現,一方面,日本認為現有的電力體制很好;另一方面,日本只能嚴格遵守現有的電力體制模式。我認為,這是一種以地域劃分電力公司領地的模式,若從行業劃分,即廠網分開的角度看,他們認為電網是沒有人會投資的,因為電網利潤非常低。就這一點來看,本次調研我們向中部電力和九州電力索取了電價構成表,據表中數據顯示,他們的電源電價占到整個電價的53%~56%,而電網部分相對較低,這也是九大電力公司所說的,在現有電力體制下,沒有人愿意去建電網,因為電網是非常虧損的,這樣的回答和中國國電公司體制內廠網問題是相同的。為什么在歐洲發達國家能實現廠網分開,而在中國和日本卻分不開呢?既然虧損,為什么九大電力公司還要攬住電網不放呢?這就是我們要提出和應解決的問題。

  我認為,盡管我們抨擊日本電力體制改革進展緩慢,而且從表象上看,這樣的電力體制絕不能搬到中國,如果形成了以集團或以省畫地為牢的電力體制,問題將非常多。與日本電力進行比較我們還會發現,日本九大電力公司的聯網主要用于救急,他們并沒有考慮建立全國統一的市場。主要原因在于日本發電燃料的90%都是依靠進口,而日本的電源主要分布在沿海地區,這是從最小成本的角度考慮,由于上述現實導致了日本原材料的進入受國際燃料價格的影響非常大,不管是煤炭還是石油,他們都必須進行必要的儲備,而這一價格對沿海城市的電源來說是沒有差別的。所以,我們本次調研的目的是希望看到日本九大電力公司體制是否帶來了市場競爭和競價上網,如果結論是沒有,日本九大電力公司模式是加劇了區域分割,互相禮尚往來,誰也不占誰的地盤,則這種公司文化經濟和市場經濟的模式是截然不同的。因此,我們要考慮到日本電力體制的模式,由于原材料價格的同一性導致了電力市場電價從壟斷的角度趨于平均的必然統一。決定電力公司電價的第二個原因是固定費用,即各種各樣的設備費用也是統一的,這就決定了日本電力公司電價趨同的80%~90%的因素是同樣的,其余的管理費用和人工費用可通過強化和優化來達到有限競爭的目的,但都是極為有限的。

  然而由于日本傳統的文化觀念和中國東方文化很相似,他們希望有自己的地盤,不希望被別人打破,即禮尚往來,手拉手地互相幫助,而沒有從市場滿足消費者****利益角度考慮,即電力市場的開放問題。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對于日本電力體制的構造模式只能是拭目以待。當然,我們分析了日本能源結構的特殊性,目的并非談日本的管理模式不可取,就中國情況來說,與日本有很大差別,首先體現在資源配置上,中國資源非常豐富,如煤炭等,因此“西電東送,北電南調”的格局將是我們研究中國電力體制改革的基石。對目前日本的電力體制來說,如中部電力公司去年畢竟有1200億日元的利潤。

  其實,在日本電力體制不可取的背后,主要應從經濟角度發現其真正的原因,日本沒有形成電力市場的電力場,它們的平均電價基本接近,在等電價的條件上不可能形成以競價上網為目的的大規模交換電量。因此,日本電力體制存在很多問題,改革流于形式,沒有實質性變化,有意思的是,似乎日本人民對1.5元/度電的價格并沒有感覺很貴,當然這是我個人的判斷。

  對日本電力公司的看法,我的結論是:分割體制問題很多。

來源:和訊網 編輯:馬博    
關閉
 

版權所有: 安徽天徽電氣技術有限公司 技術支持: 電話:0551-65338364  65360574  
地址:合肥市******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合歡路16號 Email:[email protected] 皖ICP備08003615號

广东时时彩平台